2013年3月28日 星期四

統一國外期貨瞭望台-賽普勒斯風波仍餘波盪漾!

賽普勒斯風波仍餘波盪漾!
圖片來源:PHOTO PIN     賽普勒斯地圖

就在上上週末,賽普勒斯(Cyprus)總統同意歐盟開出的紓困條件,將對該國銀行存款人,課徵最高達9.9%的「存款稅」,以獲取歐盟紓困的100億歐元,上週一(3/18)當亞洲股市開盤,道瓊及歐元的電子盤便因此呈現跳空重挫,連帶影響亞股當日表現。賽國經濟規模甚小,實不足以影響市場,市場所擔心的,是「存款稅」後續可能衍生的問題,例如以同樣的條件要求西班牙、義大利,導致大型銀行擠兌,拖垮歐元信心等等。賽普勒斯,本在台灣默默無名,但經過一個週末,各大財經新聞的頭條竟全都是他,確實有必要花點篇幅,來說明整個事件。

先來聊聊賽普勒斯,他是歐洲地中海中的一個小島,比較靠近中東地區,面積僅是台灣的1/4,總人口只有約110萬人,2004年加入歐盟,2008年才成為歐元區的一員,國家產業原以觀光為主。因地緣關係,賽國實際上分裂為北賽與南賽,北賽控制權屬於「北賽普勒斯土耳其共和國」,以土耳其裔為主,而事件的發生國,是較受國際承認的南「賽普勒斯共和國」,人民以希臘裔為主,地緣政治的複雜關係,間接成了事件爆發的引線。

曾幾何時,賽國藉由其低廉的賦稅,成為歐元的境外金融中心,不論是企業設立子公司避稅,或是黑道的洗錢中心(兩者多以英國與俄羅斯的金流為主),均大大推升了賽國銀行業的發展,最終使得賽國銀行的總資產超越該國GDP的七倍以上,又因為與希臘友好,南賽銀行持有了大量的希臘公債,在金融風暴之前,想當然爾,有錢賺一切都沒有問題,但等到發生金融海嘯希臘爆掉,公債資產必須減記,才蔓延至賽國的銀行體系。

對歐盟而言,紓困100億並不是太大的數目,然而,考量道德風險,被紓困國的撙節措施是必要的(先前的西班牙與希臘也都有),因此要求賽國必須自籌70億歐元,才可獲得總數170億的紓困貸款,賽國總統因而提出「存款稅」、調漲企業所得稅(10%→12%,但還是歐元區最低),及強制出售國有資產等方案,單就「存款稅」預估可徵得58億元。據該國央行所言,銀行至一月底所持有的680億歐元存款中,有430億是國內民眾的老本,其餘超過三成的250多億則是外國存戶的錢,多數來自剛剛提到的英國和俄羅斯,理論上就賽國的角度而言,課「存款稅」可讓外國人幫忙分攤必須自籌的金額。然而事與願違,週末國內馬上爆發了ATM的擠兌,而週間銀行也無限期放假(就是不給妳領錢),加上以美系為主的財經媒體,開始宣傳「銀行信用」的重要(泡沫破掉前的亂搞都不算),賽國國會隨即投票通過反對該紓困條件。其實賽國的選擇並不多,不課稅,沒有自籌款,便無法得到紓困貸款,銀行體系勢必崩壞,就存戶的角度來說,被課10%「存款稅」,至少還留有九成存款,若銀行倒閉,很可能連一毛錢也拿不回來。

剛剛談到俄羅斯是賽國銀行的大客戶,若賽國銀行破產,俄羅斯企業也會受重傷,因此當國會否決紓困條件提案,賽國財長第一時間便飛奔莫斯科,希望普丁總統能看在之前賽國對俄羅斯的貢獻上,拿點錢出來援助,救賽國也救俄羅斯企業,沒想到最後卻遭到普丁總統的拒絕,賽國總統才又飛往歐盟與其他單位進行協商,到目前為止,銀行關門已近10個交易日。最新的消息是,第一大銀行賽普勒斯銀行(Bank of Cyprus)的股權結構雖被迫重組,但存款均受到保障,而第二大銀行大眾銀行(Cyprus Popular BankLaiki Bank)就沒這麼好運,存款超過10萬歐元的存戶,高達30%~40%的存款資產將被減記,成為最大輸家。這邊也有個小插曲,為了不讓賽國國會議員有反對的機會,此議向書被定位為銀行內部重整方案,沒有所謂國家課徵「存款稅」的問題,也就不需國會議員投票通過(真貼心哪有議員敢支持「存款稅」,就算這是最好的選擇)。

最後做個小結,從賽普勒斯的角度來說,退出歐元區,將喪失境外金融中心的地位,俄羅斯也不再需要賽國的金融服務,且本身發行的貨幣將沒有人要,微小的經濟體勢必崩解,因此,再喪權辱國的紓困條件,也必須與歐盟簽訂。而以德國為主的歐盟來說,德國意志的貫徹是必要的,要紓困就必須撙節,沒道理拿本國納稅人的錢來補助,就道德上對內可以交代,就政治上對外可以打擊到英國俄羅斯,加上賽國經濟體甚小,放任其退出歐元區後垮台,殺雞儆猴所需的代價甚小,因此絕對堅定其紓困條件。

賽普勒斯的風波目前似乎還餘波蕩漾,但筆者認為,此事件的結果已趨於必然,對市場的影響將很有限。


統一期貨台中分公司 期貨分析師 洪立強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凡走過必留下痕跡.請留下您的寶貴意見讓我們能夠做得更好,謝謝!